正文 第四十三回 米中粒見報操兵 柏玉霜紅樓露面

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粉妝樓正文 第四十三回 米中粒見報操兵 柏玉霜紅樓露面
(88106 www.6533699.live)    第四十三回米中粒見報躁兵柏玉霜紅樓露面

    話說馬爺上過出師的表章,正在書房同女婿羅燦飲酒談心,講究兵法,忽聽見一聲嘈嚷,早有那兩名值日的中軍跑到書房稟道:“啟上公爺,今有朝廷差下四十名校尉,同貴州府帶領兵丁,奉旨前來拿問,已到轅門了。”馬爺吃驚,忙忙出了書房,傳令:“升炮開門,快排香案迎接。”換了朝服,到大堂接旨。

    且言馬瑤同羅燦聽得此言大驚,一直跑到后堂,向太太說了一遍:“母親,快快收拾要緊!恐事不諧,準備廝殺。”太太聞言大驚,忙同小姐商議。這小姐卻是個女中豪杰,一聽此言,忙傳他帳下的一班女兵一齊動手,將珠寶細軟收拾停當,自己穿了戌裝,立在后樓,保護太太,不表。

    且言公子馬瑤同羅燦、章琪、王俊四位英雄,一個個頂盔貫甲,領著五百家將,伏在兩邊。四位英雄站在大堂屏風之后,來看馬爺接旨。

    且言馬爺來到大堂,俯伏接旨。校尉開讀曰:

    奉天承運皇帝詔曰:敕諭云南都督、世襲定國公馬成龍知悉,朕念爾

    祖昔日汗馬功勞,是以官加一品,委爾重任,以獎功臣,今有反叛羅增,

    兵敗降番,理宜誅其九族,因念彼先人之功,從寬處分。不料伊逆子羅琨

    勾同程鳳,攻劫淮安,劫庫傷兵,滔天罪惡。個據大學士沈謙報奏,羅琨

    猖狂,皆因爾等暗助之故,有無虛實,可隨錦衣衛來京聽審。欽此。謝恩。

    校尉宣過圣旨,馬爺謝恩,自己去了冠帶,說道:“諸位大人請坐。”眾校尉說道:“不必坐了,圣上有旨,請馬千歲速將兵糧數目交代貴州府收管,可帶了印緩、家眷一同進京覆旨。”馬成龍道:“今早本帥也有本章進京去了,此地乃是咽喉要路,不可擅離,況且本帥這顆帥印還是太宗老皇上與金書鐵券一齊賜的,至今傳家九代,并無過失,豈可輕棄?再者,沈太師所奏之事,又無憑據。本帥再修一道本章,煩諸位大人轉奏天廷便了。”眾校尉聞言大怒,說道:“俺們是奉旨拿人,誰管你上本?快些收拾,免得俺們動手!”這一句話未曾說完,只聽得屏風后一聲點響,兩邊刀槍齊舉,五百家將八字排開,中間四位英雄跳上大堂。一個個相貌軒昂,身材雄壯,更兼盔甲鮮明,射著兩邊燈光,十分威武。

    眾校尉見了這般光景,吃了一驚。馬公子向眾人說道:“俺家祖上九代鎮守南關,蒙老皇上恩典,賜了這顆帥印,執掌兵權;同苗蠻大小戰過三十多場,不曾輸了一陣,汗馬功勞不計其數。俺家并無過失,何至合家拿問?煩諸公速速回朝奏過圣上,叫他速拿沈謙治罪,赦了眾家公爺,方得太平;若再搜求,俺就起兵親到長安,捉拿沈謙對理便了。”這一席話把眾校尉嚇得面如上色,向馬爺說道:“既是如此,卑職等告退了。”馬爺連忙喝退公子,向眾校尉陪笑說道:“小大無知,望諸位大人恕罪。還有一言相告。”眾校尉說道:“老千歲有何話吩咐,卑職等遵命便了。”馬爺道:“今日天色已晚,諸公遠來,者夫當治杯水酒,以表地主之情,還有細話上稟。”眾人不敢推辭,只得齊聲說道:“怎敢多擾千歲盛意?”馬爺說道:“這有何妨?”遂邀貴州府同眾校尉到后堂飲宴。

    當下,眾人到后堂一一坐下,共有十席,早有家將捧上酒宴。安坐已畢,肴登幾味,酒過數巡,馬爺開言說道:“老夫有一本章,煩諸公帶回長安,轉奏天廷,只說老夫正與苗蠻交戰,不得來京,靜在轅門候旨便了。”眾人齊聲應道:“俺等領命就是了。”當晚席散,就留在帥府過宿一宵,

    次日清晨起身,馬爺又封了四千兩銀子,將一道本章,送了四十名校尉,說道:“些許薄禮,望乞笑納。”眾人大喜,收了銀子,作別動身而去。

    馬爺送了眾校尉動身之后,隨即回到書房,向羅燦說道:“賢婿不可久住此地了。昨日圣旨上說,你令弟勾串山東程年兄,結連草寇,攻劫淮安府軍,為此,圣上大怒,才拿問眾人治罪。俺想淮安乃柏親翁所居之地,那有自己攻打之理,況且柏親翁現任都堂,又無變動,事有可疑。莫非柏親翁不認前親,令弟恨氣,又往別處借兵,攻打淮安,報眼下之仇不成,你可親自到淮安訪尋令弟的消息。會見了時,叫他速將人馬快快聚齊,恐怕早晚隨我征討韃靼,救你父親要緊。”羅燦聽了此言,忙叫章琪收拾行李,辭別馬爺、太太,出了帥府,上馬趕奔淮安去了,不提。

    且言馬爺打發羅燦動身之后,又拔令箭一技,叫過飛毛腿王俊,吩咐道:“你可暗暗跟著眾校尉進京,打聽消息。再者,你到老公爺墳上看看。”王俊領了令箭,隨即動身,暗隨校尉上了長安大路。

    不一日到了京都,眾校尉進了城,先奔沈太師府中,將馬爺的言詞告了一遍:“現有馬成龍的辨本在此,請太師先看一看。”說罷呈上。沈謙道:“他前日到了一道請戰的表章,是老夫按下來了,他今日又有甚么表章。”隨即展開一看,只見句句為著眾公侯,言言傷著他自己,不覺大怒,說道:“罷了!待老夫明日上他一本,說他勒乓違旨,勾通羅增謀反,先將他九族親眷、祖上墳墓一齊削去便了。”次日,沈謙早朝奏了一本,說“定國公馬成龍勒兵違旨不回,他還要反上長安來”等語。天子聞奏大怒,隨即傳旨,命兵部錢來點兵先下江南,會同米良合兵先拿山東羅琨,后捉云南馬成龍一同進京治罪;錢來領旨出朝,回衙點將,不提。

    再言天子又傳旨意一道,著沈謙將馬成龍家祖墓削平,一切九族親眷拿入天牢,候反叛拿到,一同治罪。沈謙領旨,天子回宮。

    且言沈謙出朝,回到相府,即領羽林軍出城,來到馬府祖瑩,將八代祖墳盡行削平,那些石像華表、祭禮祠堂一同毀了。那王俊得了這個信息,偷在墳上哭拜一場,連夜趕回云南報信去了。

    且言沈謙領兵回城,來拿馬府在京的那些親眷、本家宗族、祖宗上的老親。也不論貧富老少,在朝不在朝,一概拿人天牢監禁。沈謙將已拿的人數開了冊子,上朝覆旨。所有未拿的人數,該地方官巡緝追拿,不表。

    再言兵部錢來點了兩員指揮,一名馬通,一名王順,帶了五千人馬,到鎮江來會鎮海將軍米良,去拿羅琨,三軍在路,不一日已到鎮江,通報米良,米良隨即差官同鎮江府出城迎接。進了帥府,馬通、上順與米良見禮坐下,將沈太師的來書與米良看了。米良道:“本帥與二位將軍躁演人馬,再往山東去便了。”當下就將五千人馬扎入營中,留馬、王二將在帥府飲宴,次日五更起身,并教兒子、侄子一同前去躁兵。

    原來米良有個兒子,名喚米中粒,年方二十,卻是個酒色之徒;他的侄子,名喚米中砂,跟在里面幫閑撮弄,一發全無忌憚。當下弟兄二人飽食一頓,全身披掛,跟了米良、馬通、王順來到教場演武。他二人那里有心看兵,才到正午,就推事故,上前稟告回家,就去尋花問柳。也是合當有事,二人卻從李全府后經過,恰恰遇見柏玉霜同秋紅在后樓觀看野景。不防米中砂在馬上一眼望見,忙叫:“兄弟,你看那邊樓上有兩個好女色呢!”米中粒原是個酒色之徒,聽見回頭一看,已見了柏玉霜同秋紅面貌,不覺魂飛天外。

    看了一時,說道:“好兩位姑娘!怎生弄得到手就好了!”米中砂道:“這有何難?待我一言,保管你到手。”米中粒大喜道:“哥哥,你若果有法兒,情愿與你同分家產。”米中砂說道:“有何難處!”

    未知后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88106 www.6533699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粉妝樓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粉妝樓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粉妝樓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炒股投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