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十七回 雞爪山羅燦投營 長安城龍標探信

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粉妝樓正文 第五十七回 雞爪山羅燦投營 長安城龍標探信
(88106 www.6533699.live)    第五十六回雞爪山羅燦投營長安城龍標探信

    話說儀征縣打道開鑼,親自來到齊府,暗暗吩咐眾人將前后門把了,下馬入內,齊府總管忙忙入內稟告太太說:“儀征縣到了。”太太心中明白,忙叫總管帶著五歲的孫子,名喚齊良,出廳迎接,吩咐道:“倘若知縣問話,只須如此如此回答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原來,太太為人最賢,齊紈為人最義。臨出門的時節,將細底的言語告訴過太太,所以太太見知縣一來,他就吩咐孫子出廳來迎接知縣,拜見畢,侍立一旁。家人獻過茶,公子又打一躬說道:“父母大人光降寒門,有何吩咐?”知縣見他小小孩童,禮貌端正,人才出眾,說話又來得從容,心中十分驚異,問道:“齊紈是你何人?”公子道:“是父親。”知縣道:“他那里去了,卻叫你來見我?”公子道:“半月前出外為商去了。”知縣聽言,故意變下臉來,高聲喝道:“胡說!前日有人看見你的父親往通真觀去的。怎敢在我面前扯謊,敢是討打么?”公子見知縣叫他,他也變下臉來回道:“家父又不欠官糧,又不該私債,又不犯法違條,在家就說在家,不應扯謊。既是大人看見家父在通真觀里的,何不去尋他,又到寒門做甚?”這些話把個儀征縣說得無言可對,心中暗想道:“這個小小的孩兒,可一張利嘴!”因又問道:“你父親平日同這甚么人來往?”公子道:“是些做生意的人,與家中伙計、親眷,并無別人。”知縣道:“又來扯謊了!本縣久已知你父親叫做小孟嘗,專結交四方英雄、江湖上朋友,平日門下的賓客甚多,怎說并無外人?”公子道:“家父在外為商,外路的人,也認得有幾個,路過儀怔的也來拜拜候候,不過一二日就去了,不曉得怎樣叫做江湖朋友。自從家父出外,連伙計都帶去了,并無一人來往。”知縣道:“昔日有個姓羅的少年人,長安人氏,穿白騎馬的,到你家來,如今同你父親往那里去了?告訴我,我把錢與你買果子吃。”公子回道:“大人在上,家父的家法最嚴,凡有客來并不許我們見面。只是出去的時節,我看見父親同叔父二人帶了十數個家人、平時的伙計,推了十數輛車子出門,并沒有個穿白騎馬的出去。”知縣道:“既然如此,你把那些家人、伙計的名字說來,本縣聽聽,看共是多少人。”公子聽說,就把那些同去的名字張三李四,從頭至尾數了一遍。

    知縣聽了,復問總管道:“你過來,本縣問你。你主人出門可是帶的這些人數?你再數一遍與本縣知道。”那總管跪下,照著公子的這些人數又說了一遍,一個也不少,一個名字也不錯。知縣聽了暗想道:“聽這小孩子口供,料來是實。”便問公子道:“你今年幾歲,可曾念書呢?”公子回道:“小子年方五歲,尚未從師,早晚隨祖母念書習字。”知縣大喜,說道:“好。”叫取了二百文錢,送與公子說道:“與你買果子吃罷。”公子收了。知縣見問不出情由,只得吩咐打道起身。公子送出大門,深深的一揖說道:“多謝大人厚賜,恕小子不來叩謝了。”知縣大喜,連聲道好,打道去了。

    且言公子入內,齊太太同合家大小,好不歡喜,人人都贊公子伶牙俐齒,也是齊門之幸,正是:

    道是神童信有神,山川鐘秀出奇人。

    甘羅十二休夸異,尚比甘羅小七春。

    話說那儀征縣回衙,將齊良的口供做成文書,詳到總督,一面又出了海捕的文書,點了捕快,到四路去訪拿大盜的蹤跡:過了兒日,又有那撫院、按察、布政各上司都行文到儀征縣來要提反叛羅燦,大盜金輝、楊春候審。知縣看了來文,十分著急,只得星夜趕到南京,見了總督。沈廷華無言可說,想了一想道:“不妨。貴縣回去,只說人是本部院提來了,倘有他言,自有本部院做主。”知縣聽了言詞回衙,隨即做成文書,只說欽犯是南京總督部院提去聽審,差人往各上司處去了,不提。

    話說那沈廷華忙令旗牌去請了蘇州撫院,將大盜盜了令箭,走了羅燦的話,說了一邊,道:“是本院自不小心,求年兄遮蓋遮蓋。京中自有家叔料理。”撫院道:“既是大人這等委曲:小弟身上,從今不追此事便了。”沈廷華太喜道:“多蒙周全,以后定當重報。”正是:

    法能為買賣,官可做人情。

    按下沈廷華各處安排的事。且言眾位英雄合在一處,從揚州盧龍家內動身,在路走了七日,趕到黃河,過了山東界的大路上。那一方因米良同雞爪山交戰之后,凡有關閘營汛都添兵把守,以防奸細,十分嚴緊;一切過往的客商,都要一一盤查,報名掛號,才得過去。淮安這一路,多虧齊紈自幼為客商,去過數次,那些守汛官軍都是用過齊紈的銀錢的,人人都認得,一見了儀征齊府的燈籠,并不盤問,就放過去了。惟有淮北這一路,齊紈到得少。

    那一日到了登州府地界,只見人民希少,城邑荒涼,因米良同羅琨打仗失過陣,遭了兵火的,所以如此。只有四門,每門外都有一百個官兵,扎兩個營盤,在那里盤查奸細。當下眾人才到城門口,早驚動了汛地上官兵,前來查問道:“你們往那里去的?快快歇下,搜一搜再走。”原來這登州自從交戰之后,設立營房盤查奸細,誰知這些兵丁借此生端,凡有客商來往,便要搜查。倘若搜出兵器火藥等件,便拿去獻功;若搜出金銀貴重的物件,大家搶了公用。客商怎敢與他爭論?因此見了齊紈等也要搜搜。

    齊紈見如此光景,吩咐停下車仗,頭一個勒馬當先,見了官軍將手一拱道:“敢煩轉報一聲,說是儀征齊紈過此,并無奸細。’那兵丁說道:“胡說!我們那里曉得甚么齊紈不齊紈?只要打開行李搜搜便罷!”齊紈道:“放屁!難道奸細藏在行李內不成?好生胡說!”眾軍聽得,不由分說,向上一擁,團團圍住,便要動手;眾英雄大怒,一齊動手就打。那一百官兵抵敵不住,吶喊一聲走了。盧宣道:“必然調兵來趕!羅公子好速同貧道押家眷前行,讓他們斷后。”那一百名守汛官兵,另會了二百名官兵、四名千總,擺成隊伍,搖旗吶喊,追趕前來。

    齊紈等八人商議道:“此去雞爪山只有二百里了,不如殺他一場再作道理。”當下八位英雄掣出兵器,混殺了一陣。看看日落黃昏,官兵不戰,卻去安營造飯,準備連夜追趕。八人打馬加鞭,趨勢走了,追著羅燦說道:“快些走,追兵來了!”眾人急急吃些干糧,連夜奔走。猛見火光起處人馬追來,又見左邊也是一派紅光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不知何處兵馬,且聽下回分解。88106 www.6533699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粉妝樓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粉妝樓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粉妝樓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炒股投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