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十九回 粉臉金剛槍挑王虎 金頭太歲锏打康龍

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粉妝樓正文 第六十九回 粉臉金剛槍挑王虎 金頭太歲锏打康龍
(88106 www.6533699.live)    第六十九回粉臉金剛槍挑王虎金頭太歲锏打康龍

    詞曰:

    義氣心高白日,奢華盡赴青云。堂中歌嘯日紛紛,多少人來趨敬。

    秋月清風幾度,黃金白璧如塵,開門不見舊時人,冷落誰來揪問?

    話說祁巧云被童子推下橋來,大叫一聲,不覺驚醒,乃是南柯一夢,嚇得渾身香汗淋淋。睜眼看時,只見皓月當空,正是三更時分。祁巧云道:“好生奇怪,分明是謝先翁傳授我的兵法,回來跌下橋去,怎生仍在樓上?”遂將那呼雷駕云的咒語一想,句句記得;再向懷中一摸,一卷天書明明白白現在懷中。祁巧云不覺大喜,忙忙展開,就在月下看時,上面有四個字,是“急時再看”,再揭過兩版,字跡全無,卻是幾層白紙。祁巧云大疑,暗道:“井無字跡,要他何用?”因又想道:“且待我將駕云的法兒試試,看是靈也不靈。”遂走至樓下,來到天井,望空打了一個稽首,口中念念有詞,喝聲“起”,只見腳下風云齊起,身體甚是輕快,不知不覺早起到空中,祁巧云大喜,又喝聲“落”,果見腳下的祥云又緩緩落將下來。祁巧云望空忙忙下拜,拜謝仙翁;復回樓上,忙將天書包好,藏在身邊;進房睡了一刻,早聽得雞唱天明。

    眾位小姐一齊起身梳洗,早見馬爺到了觀內,入后坐下。祁巧云遂將夜來謝應登顯圣之事,從頭至尾說了一遍:“如若不信,天書現在,只是上面并無字跡,不知何故。”馬爺同眾小姐聞得此事,個個驚異稱奇,忙忙取出天書,大家乍看,果見幾版白紙,字跡全無。眾人不解其意,程玉梅道:“從來仙機難測,且到急難之時再看便了。”祁巧云收了天書。那謝靈花說道:“奴家昨夜也夢見仙童來與我講究些兵法,故也略知此事。此書將來必有應驗,速速收好。”眾人大喜。

    馬爺見謝靈花生得伶俐聰明,有心要他為媳,便向謝道翁商議;隨后謝元也到了,力主其說,謝老夫婦好生欣喜,愿諧秦晉。馬金錠便要謝靈花同去出征,謝靈花依允,辭了雙親,欣然同眾位小姐下山,一面入了行營。放了三個大炮,調動三軍,起身往登州進發,早有流星探馬飛報米吏部去了。

    且說那米順領了三萬人馬,帶領王、康二將到鎮江府會合了米良、王順,又調了二萬人馬,共是五萬大兵,百員戰將,來征剿雞爪山。人馬才進登州,早有探馬報說:“云南總督馬成龍為帥,會合了雞爪山的人馬,一路上得了多少城池,所到之處,望風而降。今大兵到了,離城三十里扎寨安營,請令定奪!”米順聽得,吃了一驚,說道:“他的兵馬為何如此神速?再去打聽!”米順隨即眾將商議:“聞得馬成龍兵法利害,更兼雞爪山一伙強人俱系非常驍勇,凡是交戰,眾將各要小心在意。”眾人都道:“謹遵嚴令!”當晚無話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,五鼓造飯,平明調撥大隊,點齊人馬,出了登州,擺開陣勢。早見塵頭起處,旌旗招展,雞爪山的人馬蜂擁而來,上下兩軍相對,壓住了陣腳,米順帶領眾將出營看時,只見馬爺大隊的人馬,旗分五色,兵撥八方,盔甲鮮明,馬壯人強,果然軍威整肅,名不虛傳。

    米順正在看時,忽聽得一聲炮響,繡旗開處,擁出兩員小將,往左右一分。左邊一將,面如傅粉,唇若涂朱,龍眉虎目,頭帶銀盔,身披銀甲,手執點銅槍,跨下一匹銀鬃馬,繡帶飄飄,威風凜凜,乃是左先鋒粉臉金剛羅燦。右邊一將,黃面金腮,頭頂金盔,身披金甲,手執金裝锏,跨下一匹黃瞟馬,相貌堂堂,英風凜凜,乃是右先鋒金頭太歲秦環。這二位英雄如天神一般分為左右。正中間一面大紅帥旗,馬元帥全副戎裝,紅袍金甲,帶領三十二位英雄,一個個都是錦袍金銷,分在兩邊,猶如雁翅排開,分外齊整。

    米順見馬爺軍兵如此威嚴,早有三分怯懼。馬爺縱馬出營,高叫:“米順打話!”米順只得強打精神,縱馬出營,開言叫道:“馬將軍請了!皇上封你世襲公侯爵祿,為何同強徒謀反?今日天兵到來,快快下馬受綁,免你死罪!”馬爺聽得大怒,罵道:“你這奸賊,勾合沈謙,通同作弊:番兵入寇,你不添兵證剿,反害羅增性命,是何道理?又想滅盡了眾位公侯,思想謀篡,罪該萬死:今日本帥到來,一者除奸削佞,為國安民,二者替眾公侯伸冤出氣。”悅罷,將手中刀一指道:“誰與我將賊擒來?”羅燦應聲道:“待末將擒之!”拍馬搖槍,直奔米順。

    那米順的先鋒姚輪舞刀來迎,二將交鋒,戰無十臺,羅燦手起一槍,挑姚輪下馬,復上一槍,結果了性命。隨即一馬沖來,要擒米順:米順大驚,說道:“誰去擒來。”大將王虎拍馬掄刀,大叫:“來將休得撒野,快報名來!”羅燦道:“俺乃定國公馬無帥麾下左先鋒、越國公的公子羅燦是也!來將通名,你少爺槍下不死無名之鬼!”王虎喝道:“俺乃吏部天官加封平寇將軍、米元帥麾下大將王虎是也!反叛快快下馬受死!”羅燦大怒,舉槍就刺,王虎舞大刀劈面交還,二人戰在一處,只見刀來處冷雪飄飄,槍到處寒光的的。一個是慣戰的英雄,一個是能征的好漢,一來一往,大戰了四十余合,不分勝敗,羅燦見勝不得王虎,心生一計,回馬敗走,王虎隨后趕來,羅燦回頭見王虎來得切近,扭轉身軀,喝聲“去罷”。一口馬槍直奔心窩挑來,王虎吃了一驚,叫聲“不好”,將身一閃,閃不及,那一槍正中左肩,早透了三層鐵甲,險些兒落馬,大叫一聲,伏鞍而走,羅燦回馬趕來,那米順陣上一連十五員戰將前來接應,救王虎入營去了。

    米順陣中惱了康龍,拍馬掄槍來戰羅燦。羅燦正欲交鋒,秦環在后大叫道。“哥哥!這場功讓與兄弟罷!”早舞動雙銅來戰康龍;羅燦便回馬觀陣,只見秦環同康龍兩馬相交,槍銅并舉,好一場惡戰。這一個雙銅運動,渾身滾滾起金光;那一個鋼槍起處,遍體紛紛飄冷艷。槍來锏架,锏去槍迎,大戰三十回合,秦環賣個破綻。康龍不知好歹,一槍挑來。秦環將左手的锏將槍逼住,右手一锏望康龍腦門上打來。康龍躲過了頭顱,左肩早著了一下,撇了槍跑回本陣。秦環大喝一聲:“那里走!”拍馬追來。

    馬爺見秦環已得勝了,將手中刀一指,調動了那三十二位英雄,領了大隊人馬,一齊沖殺過來,猶如兵山一般。怎生迎敵?米順大隊已亂,一齊撥馬敗走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后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88106 www.6533699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粉妝樓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粉妝樓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粉妝樓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炒股投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