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押解

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我有一只鯤 第二百三十七章 押解
(88106 www.6533699.live)    兩座牢籠像是被牽了線的風箏,尾隨著音符祥云遁入高空,音符祥云透過高空的云層之后,還在不斷的攀升,直到把這片巨大的云彩踩在腳下,才停止了攀升。

    “清姑娘,坐好了,我們要啟程趕路了!”音符祥云升至空中的平流層之后,李執事適時的提點了一下。但他看到穆小姐仍自怔怔的看著后方的兩座牢籠,似有所悟的接著道,“這兩人可是大陸琴師的危險人物,清兒小姐不會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吧?”

    “呃,李叔叔多心了!”被李執事拆穿心思,穆小姐連忙回頭整理了一下情緒。

    盤坐在音符祥云之上,穆小姐感覺視野前方一片坦途,遠處的云層與天際交匯一處,只有透過云層的陽光波動,才讓自己略微感知到自己在向前行進。

    坐在音符祥云之上,由于云層的阻隔,穆小姐感覺仿佛與下方的世界隔絕了一般,不自覺的會讓心情變得寧靜。

    “不知下方的諸國會不會因為我們的離去,重新發起爭端,又或是八王爺計謀得逞,和其他兩國達成協商,只與戰意最濃的金陵國交戰!”穆小姐思想了一會兒,還是希望更少的人卷入這次不必要的戰爭中。

    “李叔叔,我們多久才能到達帝國啊?”望著毫無波瀾的枯燥飛行,穆姑娘突然出口向李執事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清姑娘想盡早見到米老爺子了?”李執事略為回頭看了穆姑娘一眼,言笑道,“帝國距南楚,遙遙數十萬里,縱然是音符祥云全力飛馳,也尚需要近十日路程吧,清姑娘莫要心急,就當陪你李叔叔旅行一遭!”

    穆小姐一聽路程只有十日時間,內心不覺有些緊張,其實穆小姐主動請求跟隨李執事,只是想沿途尋覓機會幫助葉湘倫逃脫,他雖然不知葉湘倫是“六指琴魔”弟子一事有多大嫌疑,但從曉月湖畔那段經歷來看,葉湘倫的確有很大的嫌疑。

    穆小姐十分的清楚,只要沾染到“六指琴魔”,必定會成為大陸琴師的公敵,更何況一向以“伸張正義”為己任的琴師協會呢!雖然此行名為協助調查,但穆姑娘心里十分清楚,葉湘倫即便獲得最輕微的制裁也會是終身監禁,這樣一來無疑是毀了這位才藝俱佳的青年,他們倆之間的那點情感糾葛更休要妄想再提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穆小姐不覺得羞紅了臉蛋,眼角不由自主的向后方的葉湘倫二人瞟了一眼,只見牢籠中葉湘倫和葉辰二人,頭發早已被吹的蓬頭散發,凜冽的勁風使他二人的衣衫獵獵作響,她這才意識到自己所處的音符祥云原來有一團光圈相護,使他和李執事等三人所處之地平靜無風。

    穆小姐探出小手,試探著伸出光圈之外,一股乍冷的寒風仿佛一支支鋼針一般擊打著自己白嫩的小手,想想南國溫和的天氣與這高空的清寒相對比,不覺有些心疼起來。

    “李叔叔,清兒已經大半日未曾進餐,肚子有點餓了,可否到下邊覓些食物來果果腹?”穆小姐雖然嘴上這么說,心里卻想著,在下面的集市之上,為葉湘倫二人購置兩件御寒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清兒小姐,如果李某沒有感知錯的話,現在我們的下方應該是橫斷山脈北部的蠻荒之地,恐怕還尋覓不到什么可以果腹的食物,不如再等幾個時辰,到達北國的小鎮上尋些衣食?”李執事似乎看穿了穆小姐的心思,嘴角勾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勞李叔叔費心了!”被看穿心思后的穆小姐,微微頷首,有些羞澀的紅著臉道。

    音符祥云繼續向前方一望無垠的云層盡頭行駛,雖然云層的起伏依然未曾有多大變化,但穆小姐卻發現日光映襯的云朵已逐漸變成暈紅色,想來是日已偏西所帶來的反射效果。

    音符祥云再行進一段時間后,整個腳下的云層幾乎全部被映襯成血紅色,李執事眺望著如同血海一般的云層,淡然道,“想來下方便有一座城池,清姑娘實在困頓,我們不妨在下方休憩一個晚上,明日一早再趕路不遲!”

    “好啊,多謝李叔叔照顧!”穆小姐聽到李執事要在下方城鎮過夜,爽快的欣然接受了建議。

    音符祥云之上,三人商議停定,音符祥云開始緩緩降落,待到音符祥云透過厚厚的云層之后,腳下的城鎮開始進入眾人的視野。

    眼下的城池規模大的顯然出乎眾人的意料,雖然脫離云層的后高度已并不甚高,但腳下的這方城池竟不能盡收眾人視野,

    “這座城像是一方大郡,葉先生他們二人就這么下去,是不是太過惹眼了?”看到下方城池的規模后,穆姑娘為李執事“貼心”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這有何難!”

    李執事想來是看透了穆小姐的想法,淡然一笑后,信手一揚,葉湘倫和葉辰周身的囚牢竟然憑空的化為一團齏粉隨風而去。

    “四星琴師竟然恐怖如斯!”葉湘倫和葉辰震驚的看著吹散的煙塵,一邊趕忙活動著受縛已經的四肢,一邊唏噓道。

    隨著音符祥云的收回,葉湘倫和穆小姐等五人踏著虛空緩緩降落到城外一片空曠之地,幸好當時天色混黑,而五人降落的地點又相對偏僻,城外奚落的行人對五人憑空而落顯然沒太注意,一行五人坦然的走到城門方向。

    “荊門城?我們竟然來到了鄧國邊界!”踏入城門之前,伏在葉湘倫背上的葉辰望著城門上的大字唏噓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這就是我們曾路過的鄧國荊門?”葉湘倫回想起與押運連弩戰車的鏢師隊伍正是在此城相遇,沒想到短短幾個時辰,五人竟然來到此地,四星琴師的趕路速度真是讓人難以想象啊。

    “你們原來到過此地,那就再好不過了!”李執事哂然一笑,一馬當先的向城門方向行進。

    途徑城門守衛盤查的時候,李執事隨手抖了抖代表琴師身份的勛章,城門守衛們便恭敬的請五人入城。

    進入荊門之后,葉湘倫見到熟悉的街道,睹物思人,小聲嘆息道:“不知陶謙那家伙此刻還好,真是委屈那家伙了!”

    “陶謙那家伙秉性純良,一定會吉人自有天相的!”葉湘倫身后的葉辰聽后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,如果他也出了個三長兩短,我真是愧對他的父母!”長嘆一聲,葉湘倫悠悠的道。

    “清小姐,我們是先吃飯,還是先落宿?”一旁的李執事顯然對兩人的低頭私語不感興趣,出聲詢問穆小姐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……”穆小姐條件反射的向葉湘倫看了一眼,見葉辰行動不便,連忙說道,“還是先落宿吧,吃飯倒不急!”

    “好!那清小姐就挑一家順眼的客店吧?”李執事對這些小事倒不太計較,很爽快的便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住哪家好呢?”穆小姐在葉湘倫面前總是毫無主見,順從的向葉湘倫瞟了一眼道,“葉先生既然來過此地,就讓葉先生來選吧?”

    “嘿,我們倒像是陪葉湘倫伴游來了!”李執事一旁的令史官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李叔叔一向不拘小節,對吧李叔叔?”穆小姐見狀,連忙諂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對付這些丫頭片子,真是一點招都沒有!”果然李執事只是和令史官相視一笑,便不再言談此事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們住的那家客棧還算干凈,那就還去那家吧!”葉湘倫見穆小姐眼睜睜的在等著自己回答,便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由葉辰引路,五人很快便找到了那家客棧,眾人看過房間之后,爽快的定了三個套房,葉湘倫和葉辰合住一套,李執事和令史官合住一套,穆小姐單獨居住一套。定完房間,葉湘倫把葉辰留在房間,便隨李執事三人走下樓層。

    等走下客棧樓層,在柜臺交付押金的時候,李執事顯然怔了一下,隨后苦笑著服了房錢。

    走出客棧之后,李執事沖穆小姐抱怨道:“身無宗門的琴師果然來錢快啊,單單是訂上三套房間,就花了我大半個月的俸祿,嗨!”

    “誰讓你非要抓他,為了節省錢財,不若把他放了算了!”穆小姐知道李執事在說笑,掩嘴調笑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,我才不會出這個房錢,李某人押解犯人這么多年來,還是第一次有囚犯享受這番待遇!”李執事有模有樣的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這次可不單單是押解犯人呢,我穆清可不是犯人哩!”穆小姐忍不住白了李執事一眼。

    葉湘倫心想,若不是那次葉辰有心要宰我,我何嘗住過如此奢侈的客棧!

    四人隨便找了家食堂吃了飯食,順帶又為葉辰打包了一份,四人便返回了客棧。

    入了客棧,穆小姐以訪客為由,也葉湘倫一同進入葉辰二人所居住的套房,李執事對此事倒不去干涉,只是略微點頭便和令史官一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進入房間,穆小姐反手關上房門,穆小姐向葉湘倫二人講述了此去帝國的兇險,葉湘倫心已坦然,也不計較這些,反而去問穆小姐為何會當著數十萬人,謊稱與自己同床共枕一事,穆小姐聽后,臉色刷的一下變的通紅,聲音瞬間變得幾不可聞的道:

    “人家也是救人心切嘛,再說,楚國八王爺所找的證人簡直在一派胡言,我穆清為何不能胡說八道呢?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關乎穆小姐的清譽啊,穆小姐怎能當做兒戲?”葉湘倫仍不死心的皺著眉頭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葉先生,穆小姐的一片情意,你難道還看不出么,穆小姐都愿意這樣舍身救你了,你可別辜負了穆姑娘的一番深情啊!”一旁的葉辰實在聽不下去,急忙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葉辰先生,你又在胡說八道!”為了掩飾尷尬,穆小姐起身走向書桌,順手拿起筆架上的毛筆,沾了沾一旁心備的硯臺,在書桌上平鋪的宣紙上書寫起來。

    過了盞茶,一張字體娟秀的字跡呈現在宣紙之上,穆小姐用香艷的香口在墨跡上吹了一下,并不做聲的把這張紙遞到葉湘倫身前。

    葉湘倫拿著宣紙一看,上面寫著穆小姐協助字跡出逃的字跡,字跡上表面了敲門的暗號,和相互配合的暗語,葉湘倫看完之后便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同樣起身走到書桌前,并不會寫毛筆字的葉湘倫有意想要賣弄一下,拿起一桿大小合適的毛筆,裝模作樣的在硯臺上沾了沾,奮筆寫道,“了然于胸”,隨后以同樣的手段遞到穆小姐跟前。

    穆小姐看了看宣紙上歪歪扭扭的字樣,和葉湘倫書寫時的優雅身段極不相稱,不覺得掩口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穆小姐合上宣紙之后,滿是情趣的白了葉湘倫一眼,接著拿著自己剛才書寫的字樣,與葉湘倫所寫的字跡一并湊到燈臺上引燃。

    看著熊熊的火焰把兩張書信全部化為灰燼,穆小姐悠然的道:“時候不早了,明天還要趕路,葉先生和葉辰先生就早點休息吧!”

    說畢,穆小姐走到房門前,在打開房門前,又轉身沖葉湘倫調皮的眨了眨眼睛,而后,快速開門走出了房間。。

    看到房門關閉之后,葉湘倫仍是呆滯的望著已經關閉的房門方向。

    “怎么,舍不得她走?要不葉辰就與穆小姐交換一下房間!”葉辰雖然并看不到葉湘倫,但憑他的花叢經驗,早已嗅到房間內的不一樣的氣息,這氣息是男人荷爾蒙爆發的氣息。88106 www.6533699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我有一只鯤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我有一只鯤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我有一只鯤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炒股投资